你的位置:主页 > 企业文化 > 正文

中国流行音乐终于有了“产业”的样子

更新时间:2021-09-15

  特殊的2020年,终于快要结束了。虽然是不平凡的一年,但有一点倒是和往年一样,各行各业都因为年关将近而开始写起了概括与总结。

  这其中,网易云音乐发布的《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2020)》和抖音音乐发布的《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对于音乐行业来讲,尤其值得关注。

  这两份出自不同平台方的报告,虽然难免有着品牌营销的印迹,但因为平台各自具有的行业代表性地位,从中还是能够解读出很多当前中国音乐产业的现状和趋势。甚至可以说,从这两份报告所提供的很多数据信息来看,中国内地的流行音乐终于已经开始有了产业的样子。

  之所以说中国内地的流行音乐产业现在才开始逐步有了“样子”,是因为此前远远没达到欧美、日韩,甚至是黄金期的中国香港及中国台湾地区音乐产业那样的发展程度,形成一个多元的结构布局,从唱片制作、演唱会、艺人培训、版权管理、新人渠道等多种方向上形成一种聚力,最后形成完善的产业链。

  从上世纪80年代初,中国内地流行音乐开始有了雏形,再到90年代原创音乐的兴起,其实我们一直没有形成真正的行业生态。所谓的音乐产业,更像是一条单一的唱片制造及销售链,所有的人都在为了卖唱片服务,销量是整个行业唯一的标准。

  也正是因为如此,至少在上个世纪的后二十年,中国的内地流行音乐其实一直没有解决很多问题包括新人的输送、版权的有效管理,尤其是无法利用整个行业的平衡优势,让所有音乐人都能正常地生存下去。

  特别是由于中国内地一直只有唱片行业而没有完善的音乐产业,所以音乐人不受重视,所有人都在为歌星服务,即使歌写得再好,也无法通过作品形成衍生的版权价值。

  直到互联网时代的出现,让很多音乐人看到了生机。因为中国互联网起步和发展都比较早,基本和国际互联网同步。再加上在实体唱片主导的时代,中国音乐产业本身就没有成型,没有更多强势的利益关系,反倒使得中国的音乐行业能够很快与互联网结盟。像最早的网络歌手和网络歌曲,其实就是通过网络平台,绕过传统的唱片行业,从而完成作品到歌迷的输送。

  一个从下到上的体系,恰恰是因为这些网络歌手,通过他们的作品和实践,慢慢开始了对中国内地音乐产业的塑造。

  虽然从一开始,网络歌手一直被污名化,甚至连累到互联网,也要对中国流行音乐的衰落负责。但从现在来看,恰恰是因为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音乐人的生态。

  首先,通过互联网,很多音乐人无师自通地学习各种创作、演奏,甚至录音、混音等专业技能,因为网上有各种的收费课程以及专业的音乐制作软件,可以轻轻松松完成这些专业需求。相比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学吉他都必须坐绿皮火车去北京等大城市拜师学艺,还未必被大师看得上,现在的互联网时代,只要你想学,就一定可以学到东西。

  其次,因为音频设备获取便利,也让音乐制作的门槛进一步降低,以前必须在专业录音棚完成的工作,现在只需要一台电脑和声卡,再加上简单的吉他和Midi键盘,就可以搭建一个小型的工作室,并且完成基本的音乐制作。

  这样新型的音乐工作方式,也使得目前的音乐人普遍向多元化、全能化发展。就像《中国音乐人生存现状报告(2020)》里说的那样,现在音乐人同时担任词曲唱的全能比例,已经超过60%。甚至如今要找不会写歌的歌手,比找能够写歌的唱作人,还要来得更为困难。

  也是因为互联网的便捷,让很多音乐人通过一些社交媒体和软件,可以在网上完成许多音乐合作。比如帮人编曲、制作,也可以提供创作,由此渐渐形成一种行业生态。有专门收词曲版权的公司,也有给歌手提供音乐制作的音乐人。以前必须通过唱片公司和专业音乐人完成的事情,在这个互联网时代,其实已经变成了所有音乐人共同的承担。

  这种彼此分工合作的状态,也让每一个音乐人都可以在自己最擅长的领域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大有大做、小有小做,至少不像以前那样,必须迈过精英门槛,正式进入音乐行业,你才可以成为音乐人。

  比如,最早嘻哈音乐还没出圈的时候,那些嘻哈作品就都是由活跃在互联网的年轻音乐人制作完成的,而他们中的很多人也因为作品的优秀开始被人赏识,慢慢进入了主流领域,这就是一个音乐人最佳的上升通道。有上升通道,一个音乐产业才能良性循环。

  从唱片时代到数字音乐时代,最大改变就是一切开始“以人为本”,而且这一次的“以人为本”,不仅仅只是歌手,还包括了音乐人。

  从“虾米音乐”到之后的“豆瓣音乐”,再到现在的“腾讯音乐”和“网易云音乐”,纷纷开始各自的音乐人计划。在后版权时代,各大音乐平台知道,想要在竞争中确立优势,还是要靠音乐内容去吸引用户,而音乐内容的生成则离不开音乐人的创作。

  这个变化也影响到了别的领域。这几年的很多音综节目如《这就是原创》《即刻电音》《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乐队的夏天》等,虽然有的是类型音乐节目,但这些节目有一个共通的特点:都是围绕着原创音乐人(乐队)和作品来产出节目。

  这种音乐导向的确立,也让原创音乐人这个概念深入人心。即使像“抖音”这样最开始只是以翻唱、搞笑为主打的短视频平台,也开始逐步精化内容,引入大量原创音乐人进入平台。

  今年,“抖音”还成立了专门的“抖音音乐”,用来扶植平台上的原创音乐人。从《2020抖音音乐生态数据报告》来看,不仅原创音乐的风格,已经涵盖了18种大类,而且原创音乐内容的总投稿量已经超过6000万。30岁以下的抖音音乐人占比,更已经达到了51.2%。这个数据,其实也代表着一种未来的导向。

  虽然实体唱片已经成了一个非主流的产业,黑胶、磁带等介质的复兴更多也只是在收藏意义层面上进行,无法真正成为音乐产业的核心,但中国内地的音乐产业,反倒是因为这种去中心化,用多元换来了活跃。

  比如,现在的原创音乐人可以通过短视频和直播等形式推广自己的作品,不用签约唱片公司,不用团队包装,如果作品好,照样能够成名。

  如果不喜欢短视频和直播,你可以去参加各种音综节目,通过音综节目的平台去展示自己和作品,同样可以打通事业的上升渠道。

  至于歌手,大牌的可以走线下场馆巡演,独立音乐人也可以走各地的LiveHouse,都不耽误推广音乐和推销自己。甚至在今年疫情期间,因为TME live的出现,还可以通过线上平台的直播看到各种类型的演出,在这一点上,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也通过资本和概念的组合,走在了全球音乐产业的前头。

  除此之外,大量音综节目不仅可以为很多歌手找到工作机会,通过节目里的翻唱,还可以带动曲库的版权资源,让一些经典的作品可以重新激活能量,也让一些新人的作品被更多人知道,从而将曲库版权的价值最大化。而版权的价值提高,也会反哺原创音乐人的积极性,从而形成好作品的循环。

  1、凡本网注明“来源:驻马店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驻马店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驻马店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个人、媒体、网站、团体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相关法律责任,否则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3、如果您发现本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刘军民从伟大抗战精神、伟大抗美援朝精神、伟大抗疫精神,勉励大家坚定理想信念,厚植爱国主义情怀,听党话、跟党走,扎根人民、奉献国家,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奉献我们的热血和青春。

  如许嵩演唱的《有何不可》有约90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王豆豆演唱的《小甜心》有约450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徐环、洛天依演唱的《1234567》有约131万个视频涉嫌侵权使用。

  驻马店网讯(记者 王飞 通讯员 王欣)11月15日,梁祝镇组织农村留守妇女参加假发制作培训班,帮助农村留守妇女进入课堂,学习假发制作专业知识。在培训中,学员们认真听课,按照老师的授课内容进行练习,课堂学习气...

  2020年11月16日上午,西平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副县长赵海波到西平县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融媒体中心调研指导工作。

  在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实践一线,广大新闻工作者深入基层、走近百姓,积极参与“走向我们的小康生活”“直播黄河”“坐着高铁看中国”“‘六稳’‘六保’看河南”“改革兴豫”等一系列重大宣传,积极组织...

  本次“新时代宣讲师”志愿服务宣讲团分别深入西平县权寨镇、师灵镇、嫘祖镇、人和乡、出山镇、谭店乡等6个乡镇,围绕全省经济作物发展现状、经济作物发展路径变化趋势以及如何实现经济作物高质量发展等方面作了精彩...

  定点医疗机构为参保患者提供的互联网诊疗服务限定医保支付病种,符合医保支付病种范围的,医保基金按规定支付。

  “一个时代要为历史留下精品力作,要通过作品让后人来识读思想史、文化史、审美史以及时代创造,要为事业的可持续发展培养人才。”

  坚持把志愿者作为新时代文明实践中心(所、站)的主体力量,建立文明实践志愿服务长效机制,聚焦群众需求,积极调动各方力量,统筹整合各类资源,因地制宜开展经常性、形式多样、群众喜闻乐见的文明实践活动。